闪光珀瑞【求看看原创】

p站:闪光珀瑞 推特@珀瑞
特摄相关的图以后不在任何平台放了,就当福利在群里发闪照。
这里放原创漫画《代号625》,喜欢的支持一下www

老坑
南离钺歌
人设姬南离
封号是月涛帝姬

悄悄求一波关注www

p站:闪光珀瑞
推特:珀瑞
·
·
以上❤

奶蛋壳家的唱诗班

是当年瑞瑞的沙雕文

很雷
瑞瑞是大神世界观里的奥
带原著玩
ooc
没屁放了
@月亮睡神
.
.
.
.
  
楔子_战争·和平
·  
·  
·  
·  
·  
·  
·  
·  
·  
浩大的宇宙广阔无边,唯有无数星辰亘古不变,流转不息。
星星也是有寿命的,只不过他们存在得太久太久了,早已忘了自己究竟有多古老。
·
·  
“轰———!!”
星辰轰然崩塌。
它是被撞碎的。碎片伴着环状的冲击波迅速向四周扩散,爆炸中心有红白两色光辉闪耀———那是位于大宇宙巅峰的种族,受到宇宙眷顾的,由光辉化身而来的生命体。
绚烂的火花一朵接着一朵炸开,从中飞出一红一白两个光团,他们互相追逐、碰撞着;在不知道撞碎第几颗星球之后,红色的光团终于力竭,化为漫天花火的一部分,露出被包裹在内的黑色巨人。
巨人胸前的翼状的能量核心散发着妖冶的红光,浑身被细密的红色花纹包裹着。
他已经无法控制过多的能量,稍不注意就会撕裂周围的空间。 
·  
“离开他的身体!”
· 
白色光团散发出耀眼的光辉,从中破茧而出的银色巨人展开巨大的羽翼,宛若远古神话之中的大天使,威严宏大如梵唱般的声音在寂静的星空中传出老远。
·   
“呵,果然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啊………”黑暗巨人讽刺道。
·
天神沉默了。
他是大宇宙中的第一缕光辉,被所有的生物尊为神明,而黑色的巨人是他的半身,是他的影。
天神本可以一直平静的生活下去,可暗影对力量的过于渴望却让自己坠入了邪恶的深渊。他曾多次试图阻止暗影,然而来自宇宙本源的邪恶终究是侵蚀了黑色巨人的灵魂。
那颗星球上的人们劝天神离开,说这是宿命,宇宙需要平衡,因为他身上的光辉太过强烈了。
天神明白这一切,他想再搏一把,看看能否打散这个宇宙所谓的、病态的“平衡”。
大宇宙病了,病的很严重。  
·
“看见了吗……现在的我和你一样的强。”暗影狞笑着举起右手摊开五指,掌心中一点星光璀璨夺目。
“看看这是什么?如果不想他化成灰,就马上给我离开………”
·
“住手。”
天神紧握双拳,华丽的光之羽翼在背后浮动着。
“还真是关心他啊。”黑暗巨人微微弯曲五指。掌中的生物好奇地打着转。那是他们的第一个造物,也是这个宇宙所谓的“最后的希望”。
“这东西说白了也不过是你的一枚棋子罢了……哼。” 
“我说了,住手!” 
天神厉喝。巨人掌中的小家伙丝毫不知危险的到来,还在亲昵地蹭着他的掌心。
莫名的刺痛感从能量核心中传来,令巨人手中的动作稍稍缓了缓。
.
“你疯了吗?!”
.  
“………疯?”天神的厉喝将他的思维唤回。妖冶的红眸暗了暗,巨人猛地用力,将手掌合拢!
.  
噗呲!
.  
“扎基———”
·
声音快不过暗影的速度,对方握紧的拳头缝中溢出了一粒粒如萤火的光辉。
“疯?”暗影看了看掌中四散的光辉,“嘿……我早就疯了,在那群愚蠢的生物试图摧毁我的时候,我就已经疯了!” 
.  
“扎基!!” 
.
黑暗巨人只觉得身边的能量流猛地暴动起来;眼前一点刺目的银光闪耀,还没等到看清他便感觉自己飞了出去,伴着腹部剧烈的疼痛。 
那是天神愤怒的一拳。
他被打出老远,腹部裂开了一道大口子,在撞碎不知道多少小行星终于停了下来。
“嘿。”巨人一声冷笑,按住腹部的伤口,“神也不过如此嘛。”
“扎基………”天神紧紧地握着拳头。已经晚了,尽管他也早已预料到这个结果———他的半身,他最亲密的兄弟,已经彻底沦陷在深渊中,再也回不来了。
“我早就该想明白………”
.  
.  
.
“主人———”
“主人……呃?大人您怎么———”
.  
蓦地,两声微弱的呼唤在脑海中响起,处在愤怒中的天神清醒了些。
被暗影捏碎的光辉仿佛有灵性一般一点点向着天神飞去,他赶忙一把捞住,将其护在层层屏障之中。
远处的两道流光正快速地接近,焦急的呼唤不停地在天神的脑海中回响着。
.  
“大人,主人究竟怎么了?!”
“为什么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!”
.  
“他被彻底侵蚀了。”
. 
“什……什么?!”
.  
“我试图唤醒他,但根本没有用。”
.  
“居然连大人你都没办法………”
“那到底要怎么办才好!”
.  
“他的情况我会想办法,你们别过来。还有……最后的希望,就拜托你们了。”
.  
“哎?!”
.  
天神留恋地看了看掌中的光芒,而后猛地一挥手,包裹在层层屏障中的星光顿时被甩出老远。
远处的两道光芒迅速地裹住了星光。
.  
“请保护好它……这是最后的希望了。”
.
. 
“可恶!你这家伙———”
黑色的巨人咆哮着舞起拳头,天神默默的飘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“该死的神明———” 
.  
“我早该想明白,也早该结束这一切了。”
天神展开他的怀抱,任由黑暗的拳头击穿自己的胸膛。 
“再见。”
· 
光粒子在周边划出道道玄妙的轨迹,它们飞舞着,跳跃着,化为瑰丽的光谱,将光明与黑暗包裹在其中。
.  
“什么……你!”
“睡吧,醒来之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“该死的……光明!!”
“睡吧,哪怕星辰陨灭,寰宇崩塌,我都会陪着你,直至走到时间与空间的尽头………”
.  
.   
所有的光辉缩至一点,而后轰然爆开!
瑰丽的能量光环席卷了整个星系,无数的星辰在巨力的冲击下化为灰烬;星系流转,星球们纷纷偏离了轨道,在爆炸发生之地流连。
·
遥远的另一端,两道光辉默默地观察着这一切。
.  
.  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啊……?”
“放心,主人和大人一定会没事的,我们该相信他们不是吗?”
“可他们的气息都消失了。”
“我知道……走吧瑞丽,去完成我们的任务。”
“去哪?”
“去离这里三百万光年的地方……去找地球。”
“地球?”
“嗯,那是最后的港湾,也是最后的战场。”  
·  
·  
·  
·  
·  
10万年后,M78星云。
·  
·  
浩大的宇宙空间本应一如往常的寂静无声,然而今天来了群不速之客,彻底打破了这片空间的宁静。
不知名的异形生物在太空中飘荡着。它们从暗红的空间裂缝中成群结队地钻出来,不断向着一抹流光发动攻击,试图阻止他的动作。
流光灵活在异形生物中穿梭着,所到之处必有一大片异形生物轰然炸开,化作漫天蓝光。
那是来自光明国度的光之战士,他为营救两名科学家而来。
·  
“嘶……怎么会有这么多………”
此时的战士已是遍体鳞伤,而他的目标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。
那是一对夫妇,海蓝色的身体彰显着他们科学家的身份,他们是宇宙科学院的元老,胸前闪亮的奥特勋章是这份荣耀的象征。
丈夫正奋力地挥舞着手中的光剑,妻子紧紧的护着怀里的保温胶囊,二人胸前的红灯急促的闪烁着。
“坚持住!我马上就过来!”战士暴吼一声,双拳挥舞得越发狠厉。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,周围的异兽纷纷被战士的铁拳所威慑而不敢靠上前来。
·  
谁也没注意到……真正的敌人,已从暗处现身。
可·  
·
·    
“桀桀桀……你来得真不是时候啊………”
·  
一双暗红色的眼睛突兀的出现在半空,微弱的红光照亮了敌人的荆棘盔甲,以及右手中的巨大月镰。
“我的强化超兽们可不是这么好对付的………”
·  
“………亚波人!”战士目光一凝。
这家伙在宇宙中可是凶名赫赫。
·  
·  
“去吧!我的孩子们———”
·  
怪兽们的攻击越发猛烈。战士躲过了一只手持双鞭的异兽的攻击,紧接着就被另一只用射线重重地轰在背上,猛的倒飞出去。
·
原本寥寥几十米的距离又被拉开了。
·  
“可恶……”
“斯派修姆———”战士怒吼着,将双手交叉于胸前,银色的光流在战场中轰然爆发!
仿佛在宁静的水面丢下了一柄重锤,战场中心连片的蓝光爆开,异兽们哀嚎着化为漫天飞舞的蓝色光点。
看着不远处骤然迸发的蓝光,科学家夫妇心中一振,更加奋力地发起进攻。
双方的距离慢慢的近了,近了………
·  
“哼,真是白费力气。”
“他们可是大人钦点了‘死刑’之人,你以为他们会活过今天?!”名为“亚波”之人冷笑一声,顿时引来战士愤怒的目光。
·  
战士心中显然是恨极了亚波人,出手愈加凌厉。白银铺就的光流在战场中毫不留情的扫射,大片大片的异兽在光流下化作蓝色的粒子;但异兽们前扑后继,空缺的位置很快就被补上了。
·
“可恶……这要打到什么时候………”
·
“放弃吧,你不可能救得了他们———”亚波人大笑道,右手的月镰连连挥舞。
· 
·  
飒———
·
“瑞丽?!怎么———”
“这,这是………”
·  
蓦地,妻子手中的胶囊散发出点点荧光。光芒如萤火般微弱,异形生物们却像遇见了天敌似的退出老远,发出令人惊悸的吼叫声。
“……在这个时候完成了啊。”丈夫利落地斩落一只异兽,转身回到妻子身边。
“啧……居然在这个时候………”亚波人面色阴沉,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不客气了………”
科学家们仿佛有所感应,丈夫重新执起光剑护住妻子,警惕地扫视着毫无动静的异兽。  
“没用的………”敌人舞起右手的月镰。
“该到为我牺牲的时候了………”
“去吧,我的孩子们——”
·  
·  
异变突生!
原本毫无动静的异形生物们像是接到了命令的机器,乌泱泱的直朝科学家们的位置快速推进,眨眼间便将二人围得严严实实。科学家敏锐的感觉让他们察觉到周围的温度正不断地上升,远处的战士似乎也发现了什么,抬手凝聚出无数锐利的光轮。
“不要这么做!”
“前……前辈?!”
战士愣愣的望着呼喊出声的科学家们,手中的光轮化作一阵光流消失不见。
“它们想自爆!!”丈夫呼喊着:“瑞丽———”
“明白。”妻子会意,将怀中的胶囊包裹在层层屏障中,向战士丢去。异兽们嘶吼着试图阻拦,可胶囊仿佛有灵性一般在异兽中穿梭着,根本碰不到。
温度越来越高,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。

“瑞丽………”丈夫叹了口气,回头望向妻子。
妻子温柔的握住丈夫的手,胸前的指示灯重新变回蓝色,不再闪烁。
“你………”丈夫一愣,“已经做好准备了啊………”
“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了。”
“……抱歉,连累了你。”
“我是你的搭档,伯恩……我有责任做和你一样的事。”
·
异兽体内开始散发出耀眼的蓝光。
·  
·
“警备队的战士啊———”丈夫回身高声呼喊。
“请守护好他,守护好最后的希望———”
远处的战士愣在原地,拥有绝佳视力的他清晰的看到了朝着他飞来的胶囊,以及夫妇二人重新回蓝的指示灯。
·
“前辈?”
战士猛的意识到了什么:“等、等等———”
·  
·  
“轰———!!”
夺目的金色光焰腾空而起,环状的冲击波推着胶囊狠狠地撞进战士怀中。
紧随而来的是足以毁灭一切的火焰,战士急忙撑起结界。火焰灼烧着薄如蝉翼的护盾,绵延不绝的冲击波宛如一波波滔天巨浪狠狠的拍打着这一叶小舟。
战士低头看向几近报废的胶囊,胶囊被火焰融出了一个大洞,里面的……是个孩子。
一个蓝族婴儿。
小家伙昏迷着,胸前的计时器有几道深深的裂痕,光粒子不断地从裂缝中流逝。
战士心中猛的一紧。
·  
光焰终于退去,战士赶忙去寻找科学家们,可当看到夹杂在余焰中的金色光粒子时,他明白已经不用找了。
亚波人已不知去向,异兽们也在爆炸中消去了踪影。远处划过几抹流光,那是光之国的支援人员。
·
整个战场寂寥无声。
·  
·  
·  
·  
·  
同一时间,另一宇宙,地球。
·
·  
战争区,一个充满枪林弹雨的世界。
·  
“A—16!A—16!听到了吗?!”
“请尽快撤离!!”
“听到了吗?A—16!!”
“ A—16!!”
·
“撤离………’’
被呼唤之人此刻正躺在一堆废墟中,腹部和腿部的枪眼汩汩的流着血。
·  
“这里已被封锁,双方似乎要开始交火了。”
“B—04,我可能出不去了。”
·  
“对不起……无法撤离。”
·  
“喂!别说傻话———”
“战争无时无刻都在发生,战地记者的使命便是记录战争的真相……在进入这片区域时我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,不过你们放心,真相会传达到你们手中的。”
“不让人民的双眼被蒙蔽,不让死去的英灵被埋没。
这才是战地记者的职责啊………”  
“他们还没开始打啊!你赶紧的,趁这个时候———”
“照片都收到了吧。”
“收到了………快跑啊!!还愣着干什么———”耳麦另一端的声音已有些沙哑。
“04酱,还有前线组的各位。”
“快往回撤!傻站在那儿干嘛………”
“与你们合作的日子很愉快。”
“喂!!”
“再见哦。”
·
“A—16!瑞瑞!!”
·  
炮火在耳边轰鸣着,大地在人类的脚下颤抖。恐怖分子们开始火拼,时不时的有流弹飞向这边。
血越流越多,他的意识慢慢的开始模糊,最终重归于虚无中。
“轰!!”
· 
·  
………
2012.12.21
一名日本战地记者于叙利亚阵亡。
无人知晓其名。
·
·  
·  
·  
·  
异时空。
M78,光之国,宇宙警备队本部。
宛如水晶般的巨大建筑屹立于城市之上,五条基座仿佛五把巨剑。
刚刚从战场中归来的身影没入建筑之中,在一间办公室前停了下来。
·
“进来吧,我知道你在外面。”门内传来一声疲惫的叹息。
·
年轻的战士走进宽敞的办公厅。室内并不怎么亮堂,巨大的办公桌上堆满了文件板,时不时地有数据在其中流动,发出一闪而逝的绿光。
“我已经知道结果了……这不怪你。”
“大哥………”战士狠狠篡紧拳头。
“都是我的错………”
·
“唉。”
办公桌前的身影出文件堆里站了起来,走到战士面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背。“你做得很好,只是这次是我们估算失误了。
·
“那个亚波人居然能控制这么多超兽,而且是和以往不同的品种……他的背后似乎有人指示,而那些人的最终目的,似乎是要毁掉什么东西。”
“……现场没有发现可疑物品。”战士沉默了一会儿后缓缓道。
“没错,战场已经打扫完毕,被派到那儿的技术局人员也上交了报告……没有任何发现的话,就只能在那个孩子身上找突破口了。”
“那孩子么………”战士默默低下头。
·
·
·  
·  
银十字本部,手术室。

“病人能量水平过低,计时器受损严重……能不能救回来还难说。”
“天哪,这还是个孩子……真是过分。”
“快去拿血包,他的光粒子快发散完了!”
·  
·  
好痛……全身都痛………
奶奶的,那帮逼崽子,好死不死在我旁边直接掉个雷………
哎等等。
痛?
我还活着?!
·
·  
“糟了,现在能量水平下降至百分之二十以下!”
“等等,他不能用麻醉!”
“军长!他还是个孩子———”
“阻断神经,下面一切交给我。”
“抱歉了孩子,不能给你用麻醉……这一关得靠你自己了。”
·
· 
唔,好温柔的小姐姐啊。
我这是在医院吗?
而且似乎是要做手术的节奏。
咦等等重点好像不是这个。
啊,对了,他们说不打麻醉。
……握草不打麻醉?!!!
·  
·  
“粒子降压准备,等离子对冲基流准备。”
“光粒子供流,类型确认阴性。”
“好了,刀给我。”
·  
·  
痛!
痛痛痛痛痛痛痛痛!!
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TAT小姐姐下手轻点啊别往神经密集的地方下刀啊啊啊啊啊啊啊!!我知道我流血多,一不小心就会休克,但也不要这样子对我吧!
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您给我麻醉下吧不然真的会休克的啊……求求了………
·  
·  
“对冲开始,频率2500!”
“降压!再升下去他会死的!!”
“频率5000!!”
“军长……你确定是5000?!这种高强度的脉冲可能会———”
“按我说的做!”
“……是!”
“不要慌张,按住他……这孩子的命全系在我们身上了,都打起精神来。”
·
·
他奶奶的脉冲是啥玩意。
不会是电疗吧……我好像闻到了鸡肉味。
不知道是哪里熟了。
现在倒好,痛倒是不痛了,就是困。
不会是要休克了吧………
·  
·  
“诶,军长……情况好像稳定了!”
“确认稳定,光粒子供流开始。”
“好了………”
“手术很成功!”
“还不能放松。所有人,轮流守着,一有不对马上开始抢救!”
“是!”
·
·  
啊……成功了?弄完了?
哦,感谢上天和手术台边的小姐姐给了我第二条命。
好困,眼睛又睁不开………
待俺跟周公去下会儿棋去………
·  
· 
银十字,基因库。
“咦,好奇怪。”
“怎么了?”
“军长让我帮忙对一下那小不点的基因形……但我在他的光粒子里根本提取不到他的基因啊………”
“哎?不会吧………啊对了,你倒是让我想起个事来。之前的勘察人员不是说那小家伙是那两位科学院元老的孩子吗,虽然两位元老很少露面但网上也不是没有他俩的照片,我找了几张对比了一下,那孩子跟他们一点都不像诶。”
“哇,该不会是………私、私生子!”
“哪有,说不定是收养的嘞………”
“滴———”
“哎这怎么又没测出来?机器不会是真坏了吧?”
“算了,咱们去找军长试试。”
“好吧………”
·
·
·  
一星期后,光之国,银十字,特护病房。
“母亲,这样真的没问题么?”战士立在一旁,不远处是个小型医疗舱,磨砂玻璃的护罩内隐隐能看见一个浑身插满导管的幼小身影。
“都已经一个星期了………”
“没事的。”战士一旁的女奥转头看了看,双马尾闪着银光,“他会活下来。”
“嗯。”战士点点头。
没有麻醉,一定很痛吧。
他还这么小………
·
“滴滴———”
·
“奥特之母。”
病房的门向两边划开,来人迅速走了进来。
“您这边的情况似乎已经稳定下来了?”
“别这么见外,佐菲。”奥特之母转头看向来人,“小家伙恢复得很好,估计在这几天内就可以醒过来了。”
“那就好,这小孩也是命苦。”佐非叹了口气,却又忽然想起了什么,“母亲你之前跟我说检测不到这孩子的基因型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“不,测出来了,为了解析这孩子的光粒子我可是花了不少时间呢。不过与其说是基因型,倒不如说这是一串代码。”
“……不都是数字嘛。”佐菲懵逼,“有什么不一样吗?”
“不,不一样。”奥特之母神色凝重:“那孩子的基因数据可没那么简单。”
·  
小舱里的小不点突然有了些动静。
·  
“怎么了?”一旁的初代开始紧张。
“他没事的。”奥特之母轻轻拍了拍战士的肩:“小家伙要醒了。”
·  
·  
· 
·  
·   
·  
(未完)